• 搜索:
行业动态

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光伏产业链“一硅难求”价格博弈拐点将至

发布时间:2022-08-31 浏览量:169

转载自:澎湃新闻

光伏涨价潮迎来政策聚焦,一周之内,两大重磅文件直指光伏产业链协同发展。2021年以来,光伏供应链价格保持上涨势头,供需矛盾最突出的环节出现在上游资源端。作为主要原料的多晶硅价格从去年初的每吨8万元一路飙涨至31万元,创近十年来新高,并带动中游硅片、电池片及组件价格上涨。高价格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供求关系失衡,但也对行业健康发展造成了冲击,导致下游大型光伏电站投资陷入滞缓。

全球光伏市场持续扩容背景下,产业链供应稳定、原材料价格平稳,是全行业的共同期待。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能源局三部门近日联合发文,要求强化跨部门联合执法,严厉打击光伏行业领域哄抬价格、垄断、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等违法违规行为。同时鼓励深化全链合作,引导上下游明确量价、保障供应、稳定预期。工信部《关于推动能源电子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引导太阳能光伏、储能技术及产品各环节均衡发展。

政策加持下,光伏产业链价格博弈有望缓解。澎湃新闻日前从2022年中国多晶硅产业发展论坛上了解到,随着国内多晶硅新增产能的持续释放,处于高位博弈状态已久的硅料价格将逐渐回到合理水平,激活下游装机需求。

“一硅难求”抑制光伏终端需求

高纯多晶硅是光伏和半导体产业链的核心基础原料。据悉,2010年至2021年,国内多晶硅产能年均增幅达到近18%,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技术水平进步显著。我国多晶硅产能在全球总产能中的占比从2010年的29.8%提升到2021年的77.3%,并将于今年进一步攀升至88.3%,全球多晶硅第一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然而,2020年下半年以来,在全球碳中和目标及可再生能源大发展背景下,光伏产业的迅猛发展带动对多晶硅的强劲需求,加之产业链供给弹性不足、下游产能持续扩张等因素,造成多晶硅料阶段性供不应求,价格屡创新高。每周的多晶硅价格成为全行业关注的焦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82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硅料价格延续小幅涨势,最高成交价上浮至31.2万元,表明部分企业抢购硅料的意愿仍较为强烈,供需仍未达到平衡。

2022年初至今,硅料价格仅3周持平,其余28次报价均为上涨。8月中旬以来晶硅产业重镇四川的限电范围扩大,愈加触动市场的敏感神经。突如其来的限电是否会刺激硅料价格新一轮大幅上涨?两家在川拥有最大硅料产能的企业作出回应。通威集团所属的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四川乐山、内蒙古包头、云南保山三大高纯晶硅生产基地,年产能超过23万吨,其中乐山基地超过10万吨。永祥股份营销总监刘松表示,8月份四川严重限电对产量还是有些影响,但公司有其他新产能爬坡超预期,全年整体供应量基本与年初规划持平。尤其随着四季度内蒙古项目投产,将有效增加对市场的供应量。

协鑫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硅料事业部副总裁徐振宇介绍说,乐山协鑫10万吨颗粒硅项目于722日正式投产,内蒙古包头一期10万吨颗粒硅项目正在全速推进,预计今年四季度正式投产。叠加已在江苏徐州建成并投产6万吨颗粒硅产能,今年颗粒硅的新增产能将对缓解行业硅料供应紧缺有较大贡献。限电对全年计划影响不大,乐山基地在首条2万吨产线基础上,后续将继续按照每月2万吨的进度向前推进。“七八月份,由于四川限电等因素,导致市场错配进一步加剧,也导致了市场的不稳定以及大家的预期发生了较大偏移。”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甘新业在会上说,硅料紧缺是短期现象,该公司位于内蒙古包头的10万吨新产能四季度达产后,市场供需紧张将有所改善。新疆新特多晶硅项目也将在明年上半年放量,“新特在明年可能实现30万吨的市场贡献。”

在上游多晶硅、硅片、电池大幅涨价背景下,下游组件端的成本压力骤增。组件龙头企业之一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熊海波认为,当前产业链价格“归根结底是市场行为,不管是上游下游,最终都由供需关系决定”,但硅料紧张和大幅涨价已经明显抑制了光伏下游装机的增长。

“硅料供应端今年产量约90万吨,可满足下游需求320-330GW。年初各家机构预测,今年全球新增装机在250GW左右,也即硅料供应是足够的。但为什么现在看上去硅料还比较紧张,有钱也买不到硅料?”熊海波分析称,“一硅难求”背后有几方面客观原因:一是90万吨中有很多新产能释放发生在下半年,且“屋漏偏逢连夜雨”,新疆疫情、四川限电加剧了短期硅料紧缺。二是硅料的下游拉棒产能巨大,出现抢料。

在当前的组件价格水平下,国内大型地面电站投资处于半停滞状态,对成本承受力更高的欧洲大型电站也出现需求后移。“硅料价格应该四季度会有下探的趋势,但大幅下调可能性不大。明年下半年才会出现明显下降。”熊海波说道。

警惕行业大起大落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常务副会长林如海表示,多晶硅紧缺是暂时的,长期来看,供应端可以满足未来长期需求。他说,根据各多晶硅在产和新建企业规划产能统计,预计到2025年底,中国多晶硅产能将超过500万吨/年,若包括海外供应,共计可以满足全球1500GW左右的装机量需求。从需求角度看,到2025年和2030年全球光伏装机需求分别将达到550GW1000GW,折算成多晶硅需求量将分别达到190万吨和294万吨。“长期看,现有的扩产规划可满足长期光伏装机需求,从2021年底的52万吨年产能到2025年的193万吨需求,须有140万吨/年产能增量实现新建或扩产,产业有增量前景,但同时需考虑2025年前过度投资规划的产能可能引发市场供需失衡。“高价多晶硅是不可能维持多长时间的,因为我们有足够的产能在建设中,新增建设产能预计今年年底到明年上半年会大幅释放。”826日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国际光伏产业高峰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半导体材料研究所所长、硅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杨德仁也发表了类似观点。面对持续旺盛的需求,光伏产业链各环节头部企业去年以来纷纷宣布扩产,硅料的超级景气周期也吸引了大量新玩家跨界涌入。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党委常委、副会长段德炳提醒称,在世界能源革命与芯片竞争的大背景下,光伏新能源产业赛道百舸争流、欣欣向荣,芯片制造大国博弈明火执仗、暗流涌动,对多晶硅产业发展既带来空前机遇,也潜伏巨大挑战。他回顾说,20多年来,包括硅在内的有色金属多个品种都曾出现过大起大落的状况,产业发展的大起大落伤及企业自身、伤及整个产业链也造成社会投资的巨大浪费,当前多晶硅产业发展态势向好,但“越是在产业发展火热的时候,谋划发展越要保持理性和警醒。”

协鑫科技联席首席执行官兰天石建议,作为光伏产业链的最上游环节,多晶硅属于技术、资本双密集型企业,行业壁垒相对较高,对进入企业提出较高要求,务必增强科技意识、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特别是在新发展格局下,以辩证思维看待新机遇新挑战。当前,我国光伏产业已成为贸易摩擦的重点目标,国际上正上演光伏制造本土化热身赛,以此减少对中国光伏产品的依赖。因此,要进一步加强规避贸易摩擦的前瞻性和综合应对能力,同时推动光伏产业链的国际合作和融合。林如海特别提及,多晶硅是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的重要支撑材料,产业发展将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实现,而今多晶硅具有“高技术、高载能、资金密集型”的高端产业特点,但十余年来却一直被冠以“两高一资”(高耗能、高污染、资源型产业)标签,经历了优惠政策排除在外、项目审批多重阻碍等困境,严重阻碍了产业发展,因此,多晶硅产业属于“两高一资”的这种传统观念亟待扭转。

欧盟碳关税来势汹汹,整体能耗和碳足迹更低的颗粒硅正在提升市场份额。825日,协鑫集团、TCL科技集团合作建设的呼和浩特1万吨电子级多晶硅和10万吨颗粒硅项目正式开工。公开资料显示,相较于改良西门子法生产的棒状硅,硅烷流化床法(FBR)颗粒硅质量更优、成本更低,且便于下游使用,创下全球最低多晶硅料碳足迹纪录。据澎湃新闻了解,协鑫科技目前规划的60万吨颗粒硅总产能已全部进入生产或建设状态。

Copyright © 2015-2016 浙江中诚硅材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